會員登錄:    忘記密碼  免費注冊
熱門詞:干燥設備 閃蒸干燥機 帶式干燥機 真空干燥機 污泥干燥機 微波干燥機 噴霧干燥機 沸騰干燥機 熱風爐 流化床干燥機 真空耙式干燥機 圓盤干燥機
您的位置:首頁 >> 人才交流 >> 人才動態
用戶名:
密  碼:
  注冊發布信息
注冊的同時發布個人求職信息
招聘信息搜索 求職信息搜索  
搜索條件:
關 鍵 詞:
 • 山東人才需求專業前十確定機械類居首
 • 大學生求職需要學習12種動物精神
 • 北京首次宣布化學化工人才緊缺
 • 2007就業:“看不見的手”起作用
 • 著名大公司招聘考試題分析
 • 畢業一年:做“溫水青蛙”還是跳槽
 • 不想永遠做辦公室里的“工人”
 • 紅樓夢示范的職場“英雌”——探春
 • 欠薪專項檢查補發勞動者1800萬工資
 • 就業追蹤:是用人單位苛刻還是學校教育錯位?
 • 大學生如何提升就業能力?
 • 年薪5萬變月薪1千畢業生求職須多留神
 
就業追蹤:是用人單位苛刻還是學校教育錯位?
發布時間:2007/1/5 10:51:53   點擊次數:6844
新華視點:是用人單位苛刻,還是學校教育錯位?——關于大學畢業生就業難的追蹤 

    眼下用人單位的大學畢業生招聘會異常火暴:從一雙雙期盼的眼神,到四處散發的求職簡歷……大學畢業生就業難問題引起了社會的強烈關注。 

    人才市場信息顯示,有的公務員崗位是40個大學畢業生錄取一個;而有的用人單位卻抱怨說,招聘到滿意的員工不容易。那么究竟是大學畢業生供過于求,還是用人單位的要求太苛刻? 

    市場需求變了:從分數第一到實用第一 

    日前舉行的2007年河南省大中專畢業生就業雙向選擇洽談會上,出現了驚心一幕:會場的兩扇玻璃門被洶涌的人潮擠倒,電梯也被擠變形。當天,只有200多家單位前來招聘,卻吸引了3萬多名大學畢業生應聘。 

    目睹此情此景,人們頗為疑惑:大學畢業生真的過剩了么?山東皇明太陽能集團公司董事長黃鳴對記者說,這種過剩只是一種表面現象,實際上,企業招人比大學畢業生找工作還要難。該集團公司每年都有幾百個專業性、基礎性的崗位空缺,卻沒有大學畢業生愿意去干。 

    浪潮集團人力資源部招聘主管孫一說:“大學畢業生人數雖然多,但符合企業要求的人選太少了。企業每年要接收6萬多份大學畢業生簡歷,只能在其中挑出三四百個人,說百里挑一一點也不過分。” 

    孫一說,每年對新員工的培訓都要從講規則、守紀律這些最起碼的禮儀開始。有些新員工在大庭廣眾之下玩游戲,用辦公電話煲電話粥,上班第一天就遲到,絲毫不覺得有什么不妥。另外,有些大學畢業生雖然成績很好,但不會動手操作,計算機專業的學生不會拆裝電腦,打開電腦甚至分不清哪是主板,哪是CPU。 

    有一年,皇明集團公司招聘了500多名應屆大學畢業生,因為受不了在一線磨練的艱苦,先后走掉了300多名。黃鳴說:“其實,這些崗位上升空間很大,是企業培養中高級管理者的必經步驟,沒有企業會傻到'花金子價買饅頭吃'。只可惜,很多大學畢業生不愿從基層干起,或者因為吃不了苦,等不到那一天。” 

    山東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鹿立說,西歐國家適齡青年高校入學率都在35%以上,但并沒有出現大范圍的就業難。我國當前高等教育錄取率達21%,與我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相比,大學畢業生數量并不過剩。 

    據他分析,一些大學畢業生之所以找不到工作,主要原因是個人素質達不到用人單位要求,又好高騖遠不愿選擇基礎性崗位。學校培養的人才與市場需求像兩股道上跑的車,產生了結構性錯位。 

    另一火暴場面:中小學考試仍在升溫 

    一方面是大學畢業生就業難,另一方面,從小學到初中到高中,仍在年復一年地重復昨天的故事:書包越來越重,眼鏡越來越厚,考題越來越難……“減負”好像成了過時的詞匯。 

    據調查,今年北京小學升初中考試的激烈程度讓人咋舌,有的中學要加試“奧數”,還有的要求達到公共英語二級水平。上海有的小學生為增加升中學的擇校砝碼竟考到了41個證書……然而,學校教育層層選拔出的所謂“精英”,真的是市場所需要的嗎? 

    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博士王攀峰說,在基礎教育階段,如果學校片面追求分數,將會導致學生的思想品德、行為方式、藝術審美、勞動技能等項教育內容的明顯削弱,不利于培養和樹立正確的價值及人格觀念。 

    王攀峰指出,一些學生走向社會后,其人文素養不足就會顯現出來。比如,不善與人溝通相處、生活自理能力差、社會公德與公益意識差、缺乏生活理想等,這些問題會成為就業道路上的重重障礙。 

    一些大學畢業生在求職過程中發現,“尖子生”和“好員工”的標準竟然大相徑庭。東北大學東軟信息技術學院畢業生小呂學習成績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連續多次獲得獎學金、優秀學生等榮譽稱號,然而在求職面試中卻屢屢碰壁。 

    這位尖子生對記者說:“從小學到大學,我一直是老師和家長眼里的尖子生,走出校門才突然發現這一切全變了,有種當頭一棒的感覺。” 

    如何理解用人單位的選拔標準?孫一認為,市場對人才的需求是多樣化的,既要有過硬的專業基礎,更要有完善的人格。學校只教會了學生考試拿高分,但沒有教給學生如何吃苦耐勞,與人合作。“專業技能可以通過培訓來彌補,所以我們寧愿招一個在街頭發過傳單、體驗過生活艱辛的中等生,也不愿意招一個所謂的名校尖子生。我們錄用人員的標準是:第一誠信務實,第二身體健康,最后才是專業技能。” 

    廣州越秀集團人力資源部負責人徐先生介紹:“去年招了一部分名牌大學畢業生,他們到企業的第一項任務是寫一篇關于酒店行業的調查報告。結果相當一部分人是,網上抄一點,圖書館查一點,基層報告看一點,如此拼湊,甚至一些關鍵性數據也是閉門造出來的,這種態度令人失望”! 

    皇明集團董事長黃鳴介紹,該企業每年要對新錄用的大學畢業生從頭開始培訓,這一套培訓下來,他也成半個校長了。學校培養的人才到了企業還要回爐、加工,這實際上是對學校教育資源的一種浪費。 

    學校教育與市場需求如何銜接? 

    學校選拔學生是一類標準,用人單位選拔學生是另一類標準,這種狀況讓學生及家長如何適從? 

    2007年,我國普通高校畢業生將達到495萬人,比2006年增加82萬人。“十一五”期間,我國將有2600萬名高校畢業生需要就業。有關專家指出,學校培養人才的標準若能與市場需求接軌,這將形成龐大的人力資源,否則有可能成為社會的包袱,增加大學畢業生就業難度。 

    暨南大學管理學院教育經濟與管理研究所教授袁祖望指出,教育的效應是滯后的,一個人能否成才,需要在他工作幾年甚至十幾年之后才能考量出來。只用考試分數作為評判標準,不利于發現和培養有個性、創造性的人才。 

    袁祖望認為,教育不是看今天怎么樣,而要看將來對社會的貢獻。教育的目的只為了考試,實際上是殺雞取卵,不符合教育的本質,也忽視了市場需求。 

    還有的專家指出,目前學校所謂的“擇優錄取”,實際上是擇學生分數之優錄取,而分數之外的成績往往不被重視。這種“一分遮百丑”的錄取辦法看似精確,但對學生的評價很不全面,也不公平。大學畢業生不受市場歡迎,折射出學校教育評價標準的錯位。 

    據了解,山東省濰坊市中考已實行學業水平考試加綜合素質評價,將道德素養、學習能力、交流與合作能力、運動與健康、審美與表現、創新意識與實踐能力等6個方面的綜合素質評價結果作為高中錄取的重要依據,改變了“一分遮百丑”的狀況。 

    濰坊市教育局局長李希貴對記者說,基礎教育乃至高等教育應該從“唯分數論”轉變到對學生素質綜合考查的軌道上來,搭建起學生全面發展的“立交橋”。只有人才培養標準與市場需求接軌了,大學畢業生就業難題才能破解。

                                                                                       摘自新華網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本站公告 | 服務條款 | 網站幫助 | 商務服務 | 法律聲明 | 法律顧問 | 友情鏈接 | 在線咨詢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04-2019 干燥設備網 江蘇東網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蘇ICP備05005804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10228
四星组选24